站内公告:

欢迎来电或通过短信咨询,咨询电话:13662566996
联系我们
如果您遇到法律问题,请联系我们
马振杰深圳律师事务所联系方式如下:
深圳马律师网
电话:+86 (0) 755 33368772
传真:+86 (0) 755 33368787
QQ:QQ
地址:深圳市福田区深南大道7002号财富广场A座二十楼。公交站:招商银行大厦。地铁站:车公庙站A出口
  >>  服务领域  >>  刑事辩护
哥们义气害死人

          引语:这是一个马律师代理的真实案例,希望年青的朋友交友慎重。
        小强,贵州毕节人,初中毕业后,自食其力来到深圳打工。
        2009年2月的一天,小强象往常一样从工厂出来逛街,突然听到有个在背后大喊:
       “强娃子!强娃子!”
        小强很奇怪:“离家这么远,是谁在叫我的小名呢?
        回头一看,原来给他打招呼的是同村的小飞,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,两个人聊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小飞:“兄弟,你幸福吗?”
        小强:“我一点都不幸福,我工资1000多元。怎么可能幸福:”
        小飞:“兄弟,你缺啥?”
        小强:“缺钱,缺爱。”
        小飞: “咱俩一起去搞点钱,你们厂好搞事不?”
        小强:“我现在上班的工厂是手机厂,白天晚上都有人在,不好搞。”
        小飞:“还有其他事可以作不?”
        小强:“以前上班的厂可以搞,但是有时有守夜的,有时没守夜的,该厂叫大牌标牌,是帮人作广告牌子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晚上7点,又在网吧里碰头,小飞再次向小强确定大牌标牌的真实情况,得知该单位月底是用现金给工人结工资的,应该有现金存放在会计室。
        两个人玩了三个多小时游戏后,小飞替小强买了单,同时要求小强带着他去大牌档“搞事”。
        因为时间太早,两人停在半路的一块草坪聊天消磨时光,在聊天的过程中,小强发现小飞腰间带有匕首,手上也带了一圈透明胶。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小强:“我只愿意去搞点钱,不愿意去搞其他事,否则就立即退出。”
        小飞:“只图财,不图命。”
        得到小飞的承诺后,小强又带着小飞向大牌标牌公司进发。
        在小强的指引下,两人翻窗进了大牌标牌公司,挨个搜了几间房,搜到一个便携式DVD,一个银色数码相机,一包中华烟及几十元人民币。
        小强:“走吧,别的也没有什么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小飞:“这点钱能干什么?再去找找,你告诉我财务室在什么地方?”
        在小飞的威胁下,两人来到财务室门前,小飞安排小强和他一起同时踹门,如果门被踹开,就由小强去打开电灯,小飞来制伏财务(如果里面有财务的话)。如果踹不开门,就把偷到的东西分了后各自回家睡觉。
       小飞小强同时踹门,门应声而开,小强迅速冲进屋去打开了灯,小飞则用尖刀逼住了财务潘某,潘某从睡梦刚刚惊醒,揉着眼睛看看小飞,又看看小强,突然他认出了小强,脱口而出:“是你!”
        潘某突然意识到自已的危险,惊恐的闭住了咀,筛糠似的抖了起来,汗珠子啪啪往下掉。
        小飞用刀背砍财务,逼财务起来,同时安排小强用胶带把财务捆紧,小强吓得发抖,怎么都捆不紧。小飞就亲自动手将财务捆紧。然后二人就开始在屋里搜,没搜出什么好东西,小飞就威逼财务将保险柜打开,财务说自己是一个打工的,不懂密码,小飞就继续对财务进行殴打,并威胁要砍死财务,财务被迫说出了密码,打开保险柜后,搜到了2万多元。还有十几张信用卡。小飞又要求财务说出信用卡密码,财务不说,小飞就猛打财务,潘某受不了,说出了每张信用卡的密码,小飞拿到密码后,威胁说:“我要先去取款,如果密码是假的,回来找你算帐!”
        拿到银行卡密码后,小飞用家乡话对小强说:“现在这个人已经认出了你,必须把他搞死!”
        小强吓得浑身发抖,既不敢反对,也不敢支持,借到窗口“望风”的机会逃避现实。
         大概潘某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危险,突然大声呼救起来,小强吓得要死,要求小飞制止潘某呼喊,小飞迅速挥刀在潘某脖子上猛砍,将之杀死,事后,小飞逼着小强也在尸体上砍了几刀,以示“同呼吸共命运”。
        从财务室出来后,小强一句话也不说,转身就走,小飞叫住小强。
        小飞:“这是你的钱。”
        小强:“我不要你的钱,这件事和我无关,我只想过来偷东西,没想到要你会杀人。”
        小飞:“你不满18岁,没有死刑,你要替我多担当点,我多分你2000元,你要是不要这个钱,就别怪我不客气!”
         小强很害怕,只好拿了钱,答应如果出了事就替小飞顶包。
         小飞又逼小强去到自动提款机上去取信用卡里的钱,但是密码不对,两个人将银行卡一扔了事,逃之夭夭。
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心惊肉跳的小强连工作也不要了,开始了亡命天涯的生活。后来小强又在浙江见过小飞,这才知道小飞在卖白粉,自己也吸,是一个丧心病狂的毒品贩子、瘾君子,小强赶紧离开了小飞,再也不想见到他,就想工作,想回家。
         2011年8月份,亡命天涯的小强实在承受不了心里的压力,找到上小学的同学小刚“作心理治疗”。两个人同住在一起,午夜时分,小强推醒了小刚,痛苦地向小刚吐露了自己藏在心底的秘密,同时声称:“这件事你谁也不要告诉,否则我就把你杀死!”小刚答应了小强。
        小强不知道的是,小飞前两天也找过小刚作“心理冶疗”,也跟小刚同住在一起,也在在半夜时分将小刚推醒,痛苦地向小刚吐露了心底的秘密,也同时声称:“这件事你谁也不要告诉,否则我就把你杀死!”小刚也答应了小飞。
        小强和小飞都没想到的是,小刚没过多久就因为盗窃罪被警方抓获,为了立功减刑,他很快就把小强和小飞供了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与此时同时,小飞在浙江因贩卖毒品被警方抓获,他在牢中居然向狱友吹牛说自己杀过人,很快被急于立功的狱友检举。
         2012年9月份,在河北石家庄市一家西餐厅打工的小强被警方现场抓获,小飞也很快从浙江监狱被移转至深圳市梅林看守所,经过审理,警方基本上掌握了案情。此案很快被移转至检察院提起公诉。
         2013年3月7日,深圳市人民检察院以抢劫杀人罪将小强、小飞诉至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,案号为深检公一刑诉(2013)55号。
         庭审过程中,小飞出于求生本能,现场检举小强其实已经年满18岁,不是未成年人,同时翻供说:“是小强单独杀死的被害人,我只是事后在尸体上扎了几刀!”
         针对小飞的突然翻供,律师作了依理依法的反驳:
         一、小强不是杀死潘某的真正凶手,杀死受害人的真正凶手是小飞。
法医鉴定显示:“死者潘某系生前被他人用锐器砍伤颈部左颈总动脉,左颈内静脉破裂致失血性休克死亡。”“胸部只有2.180.5厘米的擦伤。”侦查的侦破,法庭上的质证,证实死者胸部、腿部的刮擦伤为小强所为,死都颈部的致命伤为小飞所为。显然,小飞才是杀死潘某的真正凶手。
          二 小强对潘某的死负间接故意责任,小飞负直接责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讯问笔录显示:潘某呼救时,小强站在窗口,要求小飞制止受害人大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制止受害人呼喊可以有两种理解:
           1、赶紧将受害人嘴堵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2、将受害人杀死。
          勘验笔录显示:案发现场电脑桌上仍然留有一卷胶卷,足以封堵受害人的呼喊。两犯罪嫌疑人事前亦预谋:胶卷封堵受害人口部,绳子捆绑受害人。小飞违反事前协定,直接将受害人杀死,显然超出了小强的预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据小强对侦查机关交待:“我当时脑子都乱了,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?
           从犯罪心理学角度讲,小强的交待是比较客观的,他只想赶紧阻止受害人呼喊,并不想致受害人与死地。小飞突然直接将受害人杀死时,小强来不及阻止,只能予以默认,应负间接故意责任,与小飞积极追求受害人死亡的态度截然不同,希望法庭在量刑时予以考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三、案发后,小强隐姓埋名,一方面固然是逃避刑法处罚,另一方面也在深深的忏悔。在被捕归案后,在第一次讯问时就向侦查机关坦陈了自己的罪行,有坦白情节,希望法庭量刑时予以考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四、小强系胁从犯,案发时未成年,应从轻处罚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法院经过综合考虑,接受了律师的辩护意见,认定了小强的胁从犯地位和间接故意的情节,依法作出了对小强有利的判决。
来源:原创      时间:2013/5/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