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内公告:

欢迎来电或通过短信咨询,咨询电话:13662566996
联系我们
如果您遇到法律问题,请联系我们
马振杰深圳律师事务所联系方式如下:
深圳马律师网
电话:+86 (0) 755 33368772
传真:+86 (0) 755 33368787
QQ:QQ
地址:深圳市福田区深南大道7002号财富广场A座二十楼。公交站:招商银行大厦。地铁站:车公庙站A出口
  >>  服务领域  >>  刑事辩护
如何扼制法官贪腐的思考

我受不了中国司法界的腐败啦!如何在制度上对司法腐败进行扼制,是我近一阶段深深思考的问题,现提出三个建议。

1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借鉴西方判列法,削弱法官的自由裁量权。

在我的执业生涯中,不是一次二次看到法官故意曲解法律,而是经常看到法官故意曲解法律。同一类型案件在不同法院会有完全相反的判决,就是在同一法院得到不同判决结果的现象也不罕见。甚至在同一集团诉讼案件中,不同当事人拿到手的判决都不一致。

有一个真实的案例,原、被告双方都向法官送礼,法官使出绝招,出具“鸳鸯判决”,原、被告竟然双方同时胜诉!直到执行时才“网兜提猪娃,蹄爪都露出来了”!

中国司法界的耻辱!在这种司法环境下,律师真是被逼良为娼啊!

建议:最高院将判决分划分区域,每个区域公布相当数量的典型案例,作为地方法院判案的参考。例如:强奸罪公布100个典型案例,盗窃罪公布100个典型案例,房地产案公布100个典型案例,地方法院在判决时必须比照最类似的案例,量刑幅度或者赔偿幅度不得摇摆超过10%,这样一来,就能极大的削弱法官的自由裁量权,也给律师一个理真气壮的反驳量刑或赔偿畸轻畸重的理由!

如果出现新型案例,找不到比照案例,干脆交给最高院审理算了,审理后直接公布为最新案例,省得你们请示请示再请示。

2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借鉴西方陪审团制度,防止腐败对象特定化。

   一个案子一旦确定由哪个法官审理,各方势力即开始向该法官施压,有些重大的案件,甚至出现高层直接向法官暗示的情况,在这种审判环境下,一些有良知的法官也被逼良为娼!

Once  a  thief, always  a  thief.(作了一次贼,以后永远都是贼)。这是我在中学英语课本里学到的名言,这句话一般情况下是错误的。但特殊情况下就不一定了,例如对法官来说,这句话就是真理,一个法官贪腐一次,就意味他脑袋上永远悬挂了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。放弃原则,也就是放弃了法律从业者基本的职业道德,何况如果被人家揪了辫子,拿了证据,那生生死死还不都是人家说了算?坚持原则,从此以后你就不用买鞋了,有的是“小鞋”给你穿,政治前途基本上是毁了。

中国的法官可都是通过了司法考试这一“天下第一考”的精英呀!深圳的法官还通过了近乎变态的公务员考试,精英中的精英!这群精英有没有理想,有没有痛苦,除了哪些假大空的作秀,他们有没有价值诉求,比如作一个好法官,比如公平、正义之类的玩意儿。

建议:对一些重大敏感案件采用陪审团制度,所有陪审人员在社会上公开抽签产生,经法庭辩论后,由陪审员对原、被告当事人诉求逐项进行不计名投票表决,这样法官无论是被逼良为娼或者主动作鸡都在制度上成为不可能。有人会问,难道陪审团人员就不会受贿?答案是不会:理由有三:

1、因陪审人员系选举产生,当事人事先不知向何人行贿。

2、选出陪审团后尽快开庭,当事人没有行贿时间。

3、因陪审团成员系不计名投票,即使行贿也无法知晓行贿对象会投什么票。

可能有人会反驳:从社会抽出来的老百姓懂什么法律,他们怎么对法律进行判断。个人认为:老百姓是有基本的是非观的,何况法庭上还有原被告双方律师和法官,怎么就搞不清楚了?

3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要把当事人信访材料当擦屁股纸,也不要把信访材料象擦屁股纸一样到处滥发。

中国是存在“刁民”的,我就领教过,屁大一点的事就到处煽风点火,唯恐天下不乱;还有一些“刁民”无理取闹,在网上到处发帖,颠倒黑白,混淆视听,以上访相威胁,谋取个人不可告人的利益。“刁民”没有穷富之分,有些富人还是“刁民”中的极品,例如郭美美之流,故意在网上炫富,引人围观,以达到自已进军演艺圈的目的。凤姐不是“刁民”,她是个聪明人,她没有伤害任何人,我欣赏她的勇气,话扯远了。

但更多真的受了冤枉的“刁民”投诉无门!在上访时被打、被关、被……河南有一公务员兄弟去北京出差,因长得像上访“刁民”而被打了一顿后拉到几百里外“流放”!大水冲了龙王庙,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,误会!误会!

信访部门整天被这些“刁民”围攻得焦头烂额,根本没有时间(有的是装着没有时间)顾及那些真正的冤案,所有信访材料都成了擦屁股纸,随用随扔。一方面是信访权在滥用,另一方面是信访机关行政不作为,弄得真正有冤情的老百姓干脆都不去信访了,直接抱冲锋枪去射杀法官(发生在湖南省的真实案例)。

大学有个同学在中央纪委上班,亲口向我描述,中国的信访没什么用,政府专门从大学里招一些没有通过公务员考试的毕业生,屁权利没有,专门接听信访电话,以忽悠为主,对寄过来的上访材料一般情况是不看就丢圾垃桶,特殊情况是看了再丢垃圾桶,这些大学生的工资是每月三千元左右,这是在北京啊!他们每天面对着老百姓热切的期望,说着假大空的鬼话,拿着吃不饱的工资,想着没着落的归宿,承受着承受不了的压力,我为这些大学生流泪,也为中国信访部门变成知心大姐而流泪,无语,我对中国的信访制度彻底无语。

建议:

1、对确属冤案的案子经过律师签字方可上访,防止滥用信访权。2、律师签字可以收费,提高律师支持信访的积极性。

3、对信访案件必须立案调查,防止政府行政不作为。

4、信访案件必须给出结果,要么是律师错了,要么是法官错了,对出错的律师或者法官给予相应处罚,防止和稀泥。

我坚信,我的方法可以扼制中国司法腐败,看到我这篇文章的网友可以转载。

                  马振杰律师

                  电话:13662566996

来源:原创      时间:2011/12/17